突然想听听别人的故事了?你有吗?

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恋爱故事。

我的初恋是高三的时候。

坐在前面的是本校校长的宝贝女儿。当天我在打水的时候,无意中把水撒在了公主的内衣上,内衣当即变色了。感觉到自己触犯了天威,肯定是要被开除了。

果然不出我的预料,我被全校批评,挂在了通报栏上。

之后的日子里,我加紧学习,不断重冲进年纪前三。我开始追这个女孩子,因为我想报复她。

经过我的赖皮技术加上优秀的成绩,我成功的把校花骗到手了。想着我终于可以报复她了,让你曾经欺负我。

可是相处下来,她的温柔体贴,柔情善意,让我不忍心下手啊!

我考上了复旦,她也考上了复旦。很快我们结婚了,生了小宝宝。可是我不会赚钱,平生就喜欢写点书。

她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离开了我,果然是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

我想我是不在相信爱情了。


你若有酒,我就有故事。

煮酒一壶,以慰风尘。

故事一段,聊诉衷肠。

酒不能随便喝,话不能随便讲。

情到伤心处,硬汉也愁肠。

莫非知心人,谁与知心语。


一言难尽,唉

我的故事:迷失了十年,四十二岁,我选择从零开始

有人说,我们之所以成为今天的我们,不管幸与不幸,都是我们自己在过去的岁月里做出的所有选择累积的结果。
对于这句论断,我深表赞同。

十年前,我做了一个选择,决定了自己以后的人生走向。

我是2001年毕业后来深圳的,到2002年的时候,我就开始自己做生意,当时是做芯片贸易,因为赶上了电子产业大发展的机遇,生意做的还是很不错的。

到2005年的时候,我已小有积蓄,但是这个时候,芯片贸易慢慢不好做了,于是我转做电路板,手机连接线的生意,还是在电子行业,因为有着以前的客户积累,生意上手很快。

一直做到2008年下半年,生意做得已颇具规模,当时有个做手机的客户,一个月的连接线需求量就能达到二三十万。

但做电路板生意,让我头疼的有两点,首先就是收款太难了,电子厂拖款太严重,合同上月结30天,实际上三个月能给就不错了,反正一天到晚为收款的事焦头烂额,其结果就是,帐面上是大有钱赚的,但实际上却经常为资金的事发愁。

其次就是电路板的质量问题,因为自己做的是贸易,在工厂订货,向客户供货,质量就无法把控,售后也就很麻烦,因此被客户扣款的事就很多。

2008年底的时候,我利用诉讼的方式终于收回了最大客户的欠款,有两百万之多,再也不想与他们做生意了,而且所有付款信用差的客户都不做了,感觉这样再做下去,不累死也得气死,就打算调整经营策略,只做付款信用好的,薄利多销

但到了2009年初的时候,妻姐的公司在东北鞍山投资了一个建材厂,急需一个知根知底又有能力的管理人员,就极力游说我去帮她管理,做总经理。

当时我的情况就是,因为砍掉了信用差的客户,生意正当半死不活的时候,心也累了,感觉经营一个公司太烦了。

于是,我经过反复权衡,慎重考虑,接受了她姐的建议,关闭了自己的公司,去了她们的公司,做了一个高层管理人员。

我这个人呢,其实是一个没有什么事业心的人,属于小富即安型的,从没想过赚很多钱,过大富大贵的生活,只想过一种平静安稳的生活,工作之余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比如读书,写作,感觉就很不错了。

于是2009年,我被派在鞍山工作了一年,一个月回一次深圳。

2010年,鞍山的工厂转让,我被调回深圳,负责公司另外的一些投资项目。说是这样说,实际上呢,因为老板做的投资项目都是大项目,周期长,资金大,平时我是没有多少事可做的,因为我不擅长一些饭局与应酬的事,也不喜欢,这样的话,我能做的也就是一些具体的管理的事,或者写一些报告等文案性质的材料。

因为与老板及老板娘都比较谈得来,所以大部分情况下,我所谓的上班就是陪老板喝喝茶,聊聊天,或者在电脑上看看小说,历史,易经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,有时候也会动笔自己写一些东西。

老板是个很大方的人,给公司的中层到高层都给配了车,隔三五个月会有一次集体出游,一年组织一次出国旅游,或国内自驾游,平时一起吃饭喝酒唱歌更是多得不计其数,老板爱玩,尤其喜欢很多人一起玩,喝茶聊天抽雪茄。

所以,从2009年我进入老板的公司开始,我的生活过得非常安逸,工资虽然不算太高,但够一家三口开销,没有意外大支出的话,也能慢慢有点积蓄,而且这期间还投资了一家公司的股权,做了原始股东,年底也会有些分红,也有自己的房子,开着公司配的车,工作也没有多少事好做,于是,所有的这一切,形成了一池温水,我就像那只被扔进去的青娃,慢慢迷失在这种安逸的生活中,养成了惰性,变得不思进取。

就这样混了十年,到了2018年底的时候,因为我的原因,我的婚姻亮起了红灯,我与妻子办了离婚手续,把所有的一切都留给了她与孩子,我净身出户了。

虽然与老板及老板娘的关系不受影响,但他们毕竟是妻子的姐姐姐夫,我觉得不适合在这里混下去了,于是毅然辞职了。

从那家公司出来,回顾了一下自己这十年的经历,忽然发现,在这十年里,我除了多读了一些书,多看了一些小说,我什么也没有做,混了十年的日子。

这个时候,已过不惑之年的我,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,还会做些什么,于是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一种迷茫之中,每天的日子过得犹如炼狱。

消沉了一段时间,思考了一段时间,有一天忽然顿悟了。

是啊,既然自己一直喜欢读书,一直喜欢写作,一直梦想成为一个作家,自己为什么不朝这个方向努力呢,不管未来多么艰辛,前途多么坎坷,只要自己还有梦想,再苦再难也不怕了。

当别人在艰苦创业的时候,我选择了安逸的生活,现在,别人可以享受成功的果实了,享受安逸的生活了,我却到了该艰苦创业的时候了。

古人云:“二十不勤,三十不立,四十不富,五十而衰靠子助”

我在三十岁的时候没有“勤”,也没有“立”,所以在四十岁的时候没有“富”,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事,天道如此。

于是,在我四十二岁的这一年,我必须从头来过,从零开始了,不然真要“五十而衰靠子助”了!

去知乎啊,知乎~与世界分享我刚编的故事

放弃了豪车和空调,选择了自行车和风扇。天下同归而殊途,一致而百虑。期望友谊永不改变!


偏僻寂寥的山村,冬天的风很硬,吹的人脸生疼。王六家的院子里,闹闹哄哄聚了很多人,厢房的门上挂着红布条,矮胖的接生婆正在屋里大声的吆喝着,间接传来女人隐忍的呻吟。这里,又有一个新生命要出生了。

焦急的等待让人心浮气躁,王六更是伸长了脖子,眼巴巴的望着厢房的门,微瘸的腿没有一刻闲着,嘴里叼着旱烟,在院里不停的转圈。他的母亲,那个小脚老太太,正在堂屋里不住的拜佛,保佑自己能得个孙子。

两个小女孩脏兮兮的,怯生生的躲在一边,不吵不闹,也不敢吵闹,因为自她们出生以来就不受待见,奶奶不喜欢她们,爸爸讨厌她们,只有妈妈对她们好。其实在她们下边,还有三个孩子,送出去一个,淹死了俩,这个,对王六来说,都是很正常的,因为他只想要个儿子,女儿只是个意外。

终于一声啼哭,结束了焦灼的等待。孩子出生了,是个男孩,等待的人们舒了一口气,凝重的气氛活跃起来,仿佛这个就是应该的结果。

对于这个来之不易的小儿子,那是万般的娇惯。等孩子一岁多的时候,王六特意抱上他,去庙里找人给他看看,是不是以后能光宗耀祖。都说那位居士看的很准,也难怪,眼珠子一样的儿子,不敢让他有什么闪失。

居士看了看孩子,问了生辰八字,脸上闪过一丝惊疑,对王六的谢礼分文未收,只是嘱咐他看好孩子,说孩子挺好的。王六也未曾多想,抱着儿子美滋滋的回家了。

等到孩子五六岁的时候,家里忙麦收,天气炎热,不舍得儿子出来受罪,就让他在家里玩耍。两个闺女不让她们闲着,和他们一起在麦地忙活。正忙的满头大汗,突然地边跑来一人,大声吆喝王六和他老婆,让他们赶紧去西坡小河边看看,出事了。

等他们赶到河边的时候,河边已经围满了人。王六的小儿子已经躺在河边,没有了呼吸。两口子放声大哭,疯了一般。河水浅的只能没过脚脖子,就是这样的一条河,他们的儿子,在和别人追逐打闹的时候,一头栽到河里,呛死了。

给孩子办完了后事,王六仿佛一瞬间老了几十岁,腰更弯了。他的希望没有了。两口子浑浑噩噩的过着后半生,仿佛被抽去了脊梁骨。有一次王六喝醉了,在院里放声大哭。人们纷纷劝解,他说,我认命了。

山上的居士早已不在那里,不过王六没有儿子的时候,曾去求子。居士说他命里无子,让他气愤不已,为了有个儿子,他亲手溺死了两个小女儿,有了这个儿子,他特意抱着他上山,就是要让那个居士看一看,他究竟有没有儿子。这次志得意满,却不想还是这样的结局。他哭着感叹,难道这真的是天意吗?


个中心酸 只有自己知道